首页 专业领域 合伙人及顾问 宏翰案例 宏翰论著 奖项与专访 宏翰纪事 联系我们
案例一:天顺公司诉中原公司居间合同纠纷案

案例二:国泰君安公司诉陈某借款纠纷案

案例三:众拓公司诉华焰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案例四:上海NTS公司诉常州威欧公司、陈某侵犯商业秘密案

案例五:中原公司诉李*豪居间合同纠纷案

案例六:联煤公司与环水公司定作合同纠纷案

案例七:合伙协议纠纷案

案例八:萨龙图诉意泽利公司劳动报酬纠纷案

案例九:委托合同纠纷案

案例十:俞某诉埃非索公司劳动纠纷案

案例十一:卢森堡航空飞机索赔案

案例十二: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人过世了房没过户怎么办

案例十三: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不是你的货凭啥要我钱

案例十四:请求权基础选择之票据实例分析

案例十五:一房安置两户 换房差价谁买单

案例十六:较量:买房记中技

案例十七:动迁款分割实例分析

>>宏翰案例

案例十三: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不是你的货凭啥要我钱  

(2016)沪01民终9297号


文字:陈怡律师、冯珏律师、倪青婷助理律师

 

关键词:【买卖合同】、【钻石寄售】、【改判驳回】

 

一、案件简介

    委托人上海K公司与比利时J公司自2014年起开始业务往来,J公司将其所有的钻石从比利时运往中国上海,由K公司进行寄售,双方一直保持良好稳定的合作关系。20146月,K公司再次通过邮件方式与J公司进行协商并挑选钻石,K公司从J公司提供的货物清单中共挑选了4批钻石。K公司收到货物后发现此次货物系由香港G公司处发货而非J公司,且随后收到G公司的邮件,附件为该批货物的货物清单及发票明细。K公司经比对后发现正是其向J公司挑选的4批钻石,且货物清单及发票明细所列明的货物来源也是J公司。经询问,J公司告知其指示G公司发货且货款由K公司直接与G公司结算。销售一段时日后,K公司与G公司对该4批钻石进行结算,此时,J公司告知K公司,将未售出的钻石按J公司指示,部分退给J公司,部分退给G公司。

    2015年,G公司以K公司未支付全部钻石货款为由向上海法院提起诉讼,要求K公司向其支付钻石货款及利息损失,涉案标的高达150万元美金(折合1000万元人民币)。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在交易涉案钻石时,G公司与K公司原法定代表人M先生就钻石买卖进行过口头协商并按GIA国际钻石报价表确定单价,此后按照M先生要求向其发货,G公司发货注明的收货人系K公司,K公司也确认收到了货物,故,G公司与K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因此判令K公司应当向G公司支付货款及利息损失。

    K公司对一审判决不服,并于二审阶段委托本所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本所律师在全面了解案情并核实相关证据材料后,提出以下几个观点:

    1. G公司与K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

    2. K公司与J公司才是本案所涉合同的双方当事人,G公司是作为其他第三方代J公司向K公司履行合同义务;

    3. 一审法院未对K公司分别向G公司和J公司退货的事实进行审查和认定,显有遗漏。

    二审法院经审理,最终判决撤销原判并驳回G公司的全部一审诉讼请求。

 

二、本案涉及法律问题焦点

    焦点1G公司是否为本案适格的原告,是否为本案基础法律关系的一方?

当事人是否适格需要根据争议的实体法律关系来进行判断,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同,一方以送货单、收货单、结算单、发票等主张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对买卖合同是否成立作出认定”的相关规定,买卖合同的当事人之间需要有书面的合意,或退而求其次,双方至少曾就交易有过协商、洽谈、交易惯例。

    结合在本案中,G公司仅以口头协商、发货单、发票来主张双方系买卖合同关系在我国买卖合同司法解释层面上的法律依据不足。G公司与K公司从未就涉案钻石进行过谈判磋商,更未签订书面的买卖合同,因无买卖钻石的合意,G公司与K公司自始不存在合同关系。因此,G公司非本案适格的原告且双方不存在买卖合同法律关系。

 

    焦点2:本案实际钻石交易双方当事人为J公司与K公司。

    寄售(consignment)是国际贸易中惯常采用的贸易方式。寄售是指委托人(货主)将货物运至寄售地,由受托人按照寄售协议规定的条件,由受托人代替委托人进行货物销售,货物售出后,向委托人结算货款的一种贸易方式。

    本案所涉钻石交易就是采用寄售贸易形式。因J公司与K公司通过邮件确认交易细节(包括钻石清单、钻石的选定、钻石的寄送及发票等事宜),双方存在大量的往来邮件,因此该交易的合意是J公司与K公司达成的,G公司仅是作为其他第三方,受J公司指示代其向K公司履行合同义务。

 

三、律师工作   

    本案中,为驳斥G公司的一审诉请,律师花费了大量时间对J公司和K公司间往来邮件进行翻译、公证、整理、归纳,通过四页统计表格列明收发人、收发邮箱、发件时间、邮件内容、附件等,通过将K公司、J公司、G公司间多次挑选、发货、退货涉案几千颗钻石相关的货物清单整理对比,以GIA证书、钻石编号、重量、直径、高度、颜色、净度、切工等数据为参考,将大部分数据都吻合的钻石用相同颜色标识,以便法官能清晰辨别哪些钻石是重合的,最终向法官证明了G公司向K公司发货的四批钻石及K公司向G公司和J公司分别退货的几批钻石与最初K公司通过邮件向J公司挑选的四批钻石具有高度一致性,继而证明涉案钻石交易双方当事人为K公司和J公司,G公司只是代为履行合同义务。

    律师还通过查询比利时J公司的背景信息,发现J公司已经被国外法院裁定破产,但是J公司为了转移公司资产,未经法定程序对公司资产负债进行清算,于是结合J公司在一审中全程的陈述均系认可G公司诉讼请求的情况,律师合理怀疑J公司系为了规避法院破产清算,因而利用由G公司发货收款的方式进行体外循环,以G公司名义向K公司追讨货款,这样一来,资金便不会进入J公司,从而也不会被法院冻结用以清偿J公司的债务。然而,J公司的真实目的最终被律师揭露。二审改判撤销原判并驳回了G公司的全部一审诉讼请求。

    本案中,委托人能够提供的证据非常少,仅有双方往来的电子邮件。因此,如何从这几十封邮件中找到案件突破口,对办案律师来说是极大的挑战和考验。“魔鬼藏在细节中”,在办理民事案件过程中如何分析手中的每一份证据,如何把一手烂牌打出赢面,是检验律师工作是否称职的重要指标。

 

四、办案律师结语

    上海作为全球重要的金融、贸易中心,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及丰富的资源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国外企业到上海一掷千金,由此导致涉外案件的增多。律师建议,对于标的较大或者条款内容复杂的合同,公司可以聘请律师全程参与合同谈判、磋商、签署等过程,为公司内部控制、法律风险防范把好关、守好门。





主办律师简介:

    陈怡律师    宏翰所主任

  •     虹口区第二届“十佳”青年律师
  •     上海市虹口区专家讲师团成员
  •     上海市律师协会巾帼律师志愿者
  •     主要业务涉及银行与金融业务、公司并购与商事业务、建设工程及房地产业务、争议解决等领域

    联系方式:chenyi@honghanlaw.com







版权:宏翰律师事务所  沪ICP备19031328号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2049号               事务所地址: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东路275号8号楼209-211室
              联系电话:021-80197058             传真:021-80197055
              邮编:200433        Email:lawyerjiang@honghanlaw.com
    IT Joe & Rach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