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领域 合伙人及顾问 宏翰案例 宏翰论著 奖项与专访 宏翰纪事 联系我们
案例一:天顺公司诉中原公司居间合同纠纷案

案例二:国泰君安公司诉陈某借款纠纷案

案例三:众拓公司诉华焰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案例四:上海NTS公司诉常州威欧公司、陈某侵犯商业秘密案

案例五:中原公司诉李*豪居间合同纠纷案

案例六:联煤公司与环水公司定作合同纠纷案

案例七:合伙协议纠纷案

案例八:萨龙图诉意泽利公司劳动报酬纠纷案

案例九:委托合同纠纷案

案例十:俞某诉埃非索公司劳动纠纷案

案例十一:卢森堡航空飞机索赔案

案例十二: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人过世了房没过户怎么办

案例十三: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不是你的货凭啥要我钱

案例十四:请求权基础选择之票据实例分析

案例十五:一房安置两户 换房差价谁买单

案例十六:较量:买房记中技

案例十七:动迁款分割实例分析

>>宏翰案例

案例十一:卢森堡航空飞机索赔案  

(2010)最高法民四终字第1号
 
【案例索引】
2008)沪高民四(商)初字第2
2010)最高法民四终字第1
 
【案情】
被告:太古公司,住福建省厦门市
委托代理人:杨某、孙某,国浩律师集团(北京)事务所
 
 
原告一:卢森堡航空公司,住卢森堡大公国
原告二:德尔法格保公司,住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原告三:HDIGerling保险公司,住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原告四:安盛公司,住法兰西共和国
原告五:鲁尔博格公司,住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原告六:沃尔腾博吉切公司,大不列颠和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原告七:克拉法格公司,住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七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金律师等,上海市凯荣律师事务所
 
原告八:安联保险公司,住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委托代理人:金律师,上海市凯荣律师事务所
            蒋宏,上海宏翰律师事务所
 
2006年初,卢森堡航空的一架波音747飞机在浦东国际机场中途停留维修期间,因太古公司的工程师操作错误,致使飞机机身撞到地面,造成高达1000多万美金修理费的巨大经济损失。
卢森堡航空就涉案飞机与其他七方原告订有保险合同,其他七方原告为共同保险人。根据保单的规定,七方保险人向卢森堡航空进行了赔付,从而取得了保险代位求偿权。太古公司则认为自己享有免责的权利,不应该赔偿卢森堡航空的损失。
后因当事人多方协商不成,安联保险股份公司等八原告委托上海市凯荣律师事务所和本所蒋宏律师,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支付飞机修理款项及利息近1300万美金。
 
【审判】
    一审和二审过程中,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主要在于:1、太古公司是否享有《主协议》第8.1条条款约定的免责权利;2、太古公司是否享有《主协议》第8.5条款约定的责任限制。
《主协议》8.1条款:除子条款8.5中所述情况不受本条款限制,对于由服务公司在履行本协议过程中的作为或不作为行为所致的(d)航运公司所有的、航运公司运营的或以航运公司的名义运营的财产的损坏或丢失及其他任何间接损失或者损坏,航运公司不得向服务公司提出索赔,且应赔偿服务公司(根据下面的规定),使服务公司免受各种索赔和诉讼的法律责任,包括索赔和诉讼的成本及费用,除非服务公司故意造成损坏、死亡、延误、人身伤害或损失,或者服务公司明知可能造成损坏、死亡、延误、人身伤害或损失而轻率行事。
《主协议》8.5条款:尽管有8.1款(d)的规定,因服务公司对地面支援设备的操作疏忽造成的航空公司航空器的实际损失或损坏,服务公司应当赔偿航运公司,但服务公司的责任限于不超过……150万美元。
双方激烈争论的就是如何认定“明知而轻率行事”在本案中的具体适用。
我方认为太古工程师未按照波音维修手册工作,导致飞机坠落,属于“明知而轻率行事”,不享受免责。同时向法庭提交了长达几十页的相关国际国内对于“明知而轻率行事”的理论理解和实践应用。
太古公司认为应当采用英美法系“主观过错”来理解“明知而轻率行事”,工程师本身没有恶意,不应当认定为“明知而轻率行事”。
 
最终,一审上海高院和二审最高法院的开庭审理后,采纳了我方律师的观点,认定太古工程师作为专业技师,未按照维修手册章程操作,并对可能引发的事故应当有预判力,属于“明知而轻率行事”,故判令被告太古公司支付近千万美元的赔偿金,并承担相应利息损失。
 
【评析】
本案涉及众多复杂的法律问题,但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理解“明知可能造成损害而轻率行事”,也被称为“有意的不良行为”。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判决中明确了应当适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损害可能发生”来认定所谓的“明知可能造成损害”,这将对今后类似案件的处理产生重大的影响,使得航空公司可以更容易以“应当知道”来追究地面服务公司的违约责任。
此外,由于“明知可能造成损害而轻率行事”的用词较早出现在修改后的华沙公约第25条中:“在旅客和行李的运输过程中,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承运人、其服务人员或者代理人故意的或者明知可能导致损害而轻率行事的作为或不作为引起的,则条款22规定的责任限额不再适用”,由于用词的一致性,我们预计今后法院在审理航空案件中解释类似术语时,也将参考该种解释方法。此外,在审理其他涉及到类似定义的情况下,法院也将会考虑本案的认定。
因此,上海市高院和最高院的这个判决,不仅将对今后类似案件的处理产生重大影响,同时也将极大地影响其他类型案件的审理。
【本案例参考上海市凯荣律师事务所相关文章,网址如下:http://skrlf.com/UploadFiles/Periodical/633976830548593750.pdf



版权:宏翰律师事务所  沪ICP备19031328号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2049号               事务所地址: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东路275号8号楼209-211室
              联系电话:021-80197058             传真:021-80197055
              邮编:200433        Email:lawyerjiang@honghanlaw.com
    IT Joe & Rach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