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业领域 合伙人及顾问 宏翰案例 宏翰论著 奖项与专访 宏翰纪事 联系我们
案例一:天顺公司诉中原公司居间合同纠纷案

案例二:国泰君安公司诉陈某借款纠纷案

案例三:众拓公司诉华焰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案例四:上海NTS公司诉常州威欧公司、陈某侵犯商业秘密案

案例五:中原公司诉李*豪居间合同纠纷案

案例六:联煤公司与环水公司定作合同纠纷案

案例七:合伙协议纠纷案

案例八:萨龙图诉意泽利公司劳动报酬纠纷案

案例九:委托合同纠纷案

案例十:俞某诉埃非索公司劳动纠纷案

案例十一:卢森堡航空飞机索赔案

案例十二: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人过世了房没过户怎么办

案例十三: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不是你的货凭啥要我钱

案例十四:请求权基础选择之票据实例分析

案例十五:一房安置两户 换房差价谁买单

案例十六:较量:买房记中技

案例十七:动迁款分割实例分析

>>宏翰案例

案例七:合伙协议纠纷案  

(2008)浦民二(商)初字第5184号
 
【案例索引】
(2008)浦民二(商)初字第5184号
 
【案情】
原告:铁某,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代理人:周某、朱某,上海市袁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顾某,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告:奚某,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两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钱某,上海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邓某,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代理人:蒋宏、陈怡,上海宏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铁某与被告顾某原是同事关系,同在G证券公司工作。铁某诉称2007年4月,二人协商借用第三人邓某的账号共同投资**,并按投资比例共负盈亏。2008年6月,顾某调离G证券。同年8月,铁某发现股票市值仅余几十万元,而共同投资的账户中净取款多达400余万余元,因此要求分割投资收益并主张返还投资款。
被告顾某认为双方没有合作投资炒股的事实,顾某与铁某之间是借贷法律关系,不存在共同投资关系。本案纠纷的起因系顾某离开G证券公司后,部分高端客户也离开了G证券公司,导致G证券公司不满,欲借用本案陷顾某于证券从业人员从业限制。同时,铁某提供的合作协议的签订主体并非顾某与铁某,协议涉嫌伪造签字。而且,本案所涉及的股票帐户的所有权人是第三人邓某,邓某也坚决否认出借账户。
 
 
【审判】
诉讼伊始,原被告主要针对合作协议的真伪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原被告双方的投资款数额以及盈利的分配问题上。由于被告顾某是证券从业人员,如果法院认定合作炒股的事实成立,顾某将面临着执业禁入。联系到顾某对本案成因的概述,只有从事实上证明铁某和顾某之间并非合作炒股的法律关系,才能最大限度的挽回顾某的损失。
因此,我们以第三人邓某的名义,向法庭申请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与诉讼,由邓某主张对股票账户的所有权。同时,邓某向法庭详细阐明:该账户系2004年即已经设立,并操作至今。从未出借给他人,也未清空过。因此不可能存在2007年4月由他人入股投资的事实。
基于第三人邓某的权利主张,导致即使原被告的协议认定对顾某不利,也因为协议本身涉及对他人财产的无权处分而归于无效。同时,被告顾某向法庭提供了一系列资金走向,证明铁某与第三人之间为借贷法律关系。最终原被告及第三人在法院的主持下进行了调解:确认第三人邓某归还原告借款人民币若干,三方无其他债权债务关系。
 
【评析】
看似一个简单的合作投资协议纠纷,由最初的原告占绝对优势到达成一个有利于被告的调解协议结案,这和律师对于案件法律关系的准确判断和把握重点是分不开的。
首先,诉讼律师要从当事人的主要诉求出发,尽可能的维护当事人的根本利益。
本案中,被告顾某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认定合作炒股后的执业禁入问题,其次才是投资收益如何划分的问题。因此,如何才能避免法院认定合作炒股的事实至关重要。如果只在原被告之间进行举证质证,结果对被告极为不利。代理人通过引入一个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由第三人主张对争议的股票账户享有所有权,股票归其所有投资收益亦归其所有。原被告并非投资主体,被告顾某与第三人只是借款关系,原告与第三人不存在法律上的关系。至于原被告间的协议与第三人无关,其协议处分第三人财产的行为应归于无效。从而达到否认原被告之间的合作投资炒股关系,避免了被告顾某陷入执业禁入的局面。
其次,律师对案件法律关系的准确把握,才能反败为胜。
本案涉及到证券法的相关知识,证券法规定股票账户实行实名制,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账户登记人即为账户的所有权人。该规定为本案第三人主张权利提供了法律依据,也成为扭转案件不利局面的一个突破口。这就要求代理人熟悉案件涉及的部门法和相关的专业知识,否则很难找到突破口就难以扭转当事人面临的不利局面。
再次,律师不仅仅应当精通法律知识,也应当精通审计等专业知识,才能最大限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委托司法审计事务所对原被告以及第三人之间的资金账户进行审计,并且在审计范围中混淆了专业问题和法律问题,试图通过司法审计来认定法律问题。代理人发现这问题后,立即向法院提出了长达5页内容的异议。
审计初稿的结果同样对于应当由法院认定的相关事实做出了对被告极为不利的司法意见,如果最终的审计结果如初稿所述,法院可以直接根据审计结论判定被告败诉,那么被告将面临执业禁入和返还投资收益的双重损失。
代理人主动找到了审计部门,与审计部门的工作人员进行了深入的沟通,向审计人员介绍了案件的背景,并对法院委托事项的不合理之处做了专业的分析。最终,审计部门得出了公正的审计结论。被告再次避免了不利的诉讼后果,三方最终达成了和平共处的调解协议。
 



版权:宏翰律师事务所  沪ICP备19031328号 沪公网安备31011002002049号               事务所地址: 上海市杨浦区国定东路275号8号楼209-211室
              联系电话:021-80197058             传真:021-80197055
              邮编:200433        Email:lawyerjiang@honghanlaw.com
    IT Joe & Rachel